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新聞 >> 黨政要聞 >> 瀏覽文章

甘孜:最好的“蟲草”在學校

甘孜日報    2020年12月02日

圖為我州教師正在上示范課。 本網資料庫圖

◎中國教育報記者 俞水 任赫 高眾 賈文藝 魯磊 葛仁鑫

翻過白雪皚皚的折多山,一望無際的塔公草原映入眼簾,這里是地處青藏高原東南緣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曾是全國“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的典型代表。歷史上,受地理區位偏遠、社會經濟發展落后等因素影響,甘孜州教育水平相對落后,家長普遍不重視教育,每到蟲草采集期,娃娃們就以各種理由請假去挖蟲草,老師們“被”放了假。

脫貧攻堅工作開展以來,甘孜州狠抓“義務教育有保障”,大力發展邊遠牧區規模集中辦學和遠程網絡教學,努力實現“有學上”“上好學”,家長和娃娃們漸漸明白:最好的“蟲草”在學校,最好的出路是讀書!

“蟲草總有挖完的一天,讀書才有出路”

10歲,意味著什么?快樂的讀書時光,多彩的校園生活?

10歲,對于道孚縣格西鄉牧民新村的藏族女孩拉姆(化名)來說,是干不完的農活,是春夏之交的蟲草,是對弟弟上學的羨慕,是皚皚雪山背后陽光照不到的地方……

改變發生在2018年,甘孜州在原有控輟保學工作的基礎上開展專項行動,嚴格落實“六長”責任制,全面勸返安置6—16歲適齡人員,抓緊在校生考勤和升學管理,辦好補償教育。也是這一年,扶貧干部和學校老師多次來到拉姆家中,做她父母的工作。

“送娃去讀書吧!”

“娃娃上學了,誰來干農活、挖蟲草,這不是要搶我家的勞動力嗎?”

“蟲草總有挖完的一天,娃娃只有進學校好好讀書,將來才有出路,你家才能過上好日子……”

經過多方不懈努力,當年9月,10歲的拉姆終于走進期盼許久的校園,那束曾被山巒遮擋的教育之光,照耀著她幼小的心靈,孕育著無限可能的夢想。

甘孜州教體局副局長敖春玲介紹說,為了不讓學生因貧失學輟學,從2015年開始,甘孜州全面實施從學前教育到高中階段的十五年免費教育。從學習到生活,從課本教材到洗漱用品,從營養午餐補助到高海拔取暖補助,從國家助學金到縣級教育扶貧救助基金,5年來,甘孜州累計投入資金27.75億元,資助學生95.83萬人次,占全州總人口近五分之一的學生都成了這項政策的直接受益者。

丹巴縣聶呷小學的學生家長降初澤郎給記者算了一筆賬,有了十五年免費教育,一個娃娃一學期能省下3000多塊錢,他家里3個娃娃,一年就能省出一頭牦牛的錢!

窮,輟學,和父母上山挖蟲草補貼家用,早早結婚生子,沒有文化收入低,帶著自己娃娃上山挖蟲草……這曾是許多藏區農牧民的人生,一個世世代代難以跳出的輪回。這些年,一個又一個藏族娃娃靠著讀書走出大山,讓家長們看見了教育的力量,這比任何標語和口號都要打動人。

“90后”藏族姑娘肖芳出生于丹巴縣色足村,村子坐落在著名的“美人谷”中。2006年,由于父親生病、家里經濟困難,正讀初三的肖芳離開了不舍的校園,跟著姐姐去外地打工。

2009年,四川省啟動藏區“9+3”免費教育計劃,每年組織約1萬名藏區初中畢業生和未升學高中畢業生到內地免費接受3年中等職業教育,同時支持涉藏地區發展職業教育、辦好中職學校。在老師的鼓勵下和幫助,肖芳報考首屆“9+3”計劃并被錄取,進入國家級重點中專—內江鐵路機械技術學校學習。

在那3年里,肖芳不僅沒交一分錢學費,還有食宿、交通、書本和冬裝等各類補助,再也沒有了后顧之憂。畢業后,她以優異的成績進入成都軌道交通集團工作,成為中國首位藏族地鐵女司機、成都地鐵唯一的女電客車組長。

肖芳人生的變化,是許多藏區學生成長的縮影。據統計,超過九成的“9+3”計劃學生來自基層農牧民家庭,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學生占到17%以上;經過3年的學習,39%的畢業生月收入超過3000元,真正實現了“一人就業、全家脫貧”。

“邊遠牧區的教育布局,決不能撒胡椒面兒”

“校長,這多出來的84個孩子咋辦呀?”

今年秋季學期,道孚縣八美鎮九年一貫制學校一年級原計劃招生兩個班,結果開學報到當天,竟然來了足足4個班的娃娃。咋多出來這么多孩子?收還是不收?一道道難題擺在校長達瓦讓布面前。

一問才知道,原來這些“多出來”的孩子都來自牧區,本應在本村或鄰村讀小學低年級。但牧區人口分散,牧民們冬季聚居在山谷,春夏則趕著牦牛在山野間游牧,娃娃們要想去學校,躲不開少則幾公里、多則十幾公里的山路。此外,多數新生都有哥哥姐姐在八美鎮九年一貫制學校寄宿讀高年級,家長認可學校的教學質量和日常管理,就把弟弟妹妹們也一起送到了這里。

“既然家長信任學校,我們一定要安排好老師,教好、照顧好這些牧區的孩子!”達瓦讓布斬釘截鐵地說。

據統計,甘孜州共有385所寄宿制學校、14.1萬名寄宿生,從小學到高中,都有近八成學生在校寄宿。在寄宿制學校,孩子們的學習生活條件有保障,吃得好、睡得香,家長再也不用為送娃上學擔憂,也便于控輟保學工作的開展。建設規模集中寄宿制學校還能有效改善辦學硬件條件和教師生活條件,有效解決了鄉村小規模學校教師編制結構性不足、隊伍不穩定問題。

“在邊遠牧區,教育布局決不能撒胡椒面兒!只有采取適度規模集中辦學方式,才能讓更多學生接受公平而有質量的教育。”敖春玲說,甘孜州在推進“一村一幼”或“多村一幼”的同時,把小規模、低質量村小的學生向鄉中心校集中,把小學高段和初中學生向城鎮、片區寄宿制學校集中,把高中學生向甘孜州東部低海拔地區相對集中,此外還在理塘縣高城鎮、雅江縣呷拉鎮等地建設了11個規模集中教育園區。

達瓦讓布告訴記者,為了幫助低年級的孩子適應寄宿生活,該校每名教師在承擔教學任務的同時,還擔任4至8名學生的愛心老師。周中,愛心老師會協助宿舍管理員照顧學生的飲食起居,周末,愛心老師還會把路途較遠、不方便回家的學生叫到自己家中或教師公寓,輔導作業、改善生活。

教師擁根初今年帶一年級新生,在她負責的愛心寢室里,有3名來自扎壩地區學生。為了幫助這些學生盡快適應寄宿生活,她請高年級的扎壩學生來翻譯,大事小事事事關心,經常帶著學生唱歌跳舞,努力和他們打成一片。此外,當地政府還通過公益性崗位安排了一名懂漢語的扎壩成年人長期駐校,搭建起寄宿學校和扎壩家長之間的溝通紐帶。

“開學不到兩個月,這些娃娃已經愛上了校園生活!”擁根初高興地說。

“改變孩子們命運的,不只是一塊屏幕”

從成都市到康定市,開車最快也要3個半小時。但從成都七中教師提問,到康定中學學生回答,一分鐘都用不了。這,就是教育信息化的力量。

2002年,直播式遠程網絡教學走進甘孜州,康定中學、瀘定中學率先試點。近年來,甘孜州投入近4億元推進教育信息化建設,建設“康巴網校”智慧教育云平臺,陸續引進成都七中、成都七中育才學校、成都市實驗小學和成都市機關三幼的優質教學資源,同時根據各個學段學生的年齡特點和接受程度,構建了高中直播式教學、初中錄播式教學、小學植入式教學和幼兒園觀摩式教學等多種教學模式。如今,甘孜州有44%的教學班級都在開展遠程網絡教學。

一塊屏幕,仿佛為鄉村少年插上了夢想的翅膀,許多人都在問,教育信息化會不會是貧困地區教育發展的捷徑?

康定中學直播辦公室負責人、英語特級教師程遠友坦言,要縮小貧困地區與大城市之間的教育差距,信息化確實是一個好辦法,但是也不能過分夸大網課的作用。表面上看,通過網絡,貧困地區學生可以和城市學校學生上一樣的課,但邊遠牧區的學生基礎差、底子薄,遠程網絡教學必須克服“水土不服”的問題。

“這不只是‘一塊屏幕’那么簡單,不僅要把內地的優質資源變成教師自己可以利用的優質資源,更要把教師自己的優質資源變成全州都可以利用的優質資源。”甘孜州教體局黨組成員、機關黨委書記何光良說。

“內地的”變成“自己的”,再變成“全州的”,甘孜州是如何做到的?

一是教師二次備課。丹巴縣第二初級中學語文教師鄺明華介紹,遠程網絡教學講究“增、減、省、補”四位協同,在優質校課程資源的基礎上進行二次備課,增加基礎內容,刪減過深內容,在錄播中省略學生自主學習內容,補講學生不易理解的內容。康定市姑咱鎮片區寄宿制學校數學教師尹建瓊則認為,小學生看屏幕太久,注意力很難集中,直接上網絡直播課很難保證課堂質量,所以教師需要提前學習網課資源,再把其中好的教學方法“植入”到本土課堂。

二是“康巴網校”云平臺。甘孜州電化教育館副館長曹明清解釋說,甘孜州以“內地優質帶動州內優質”的A平臺為基礎,搭建“州內優質帶動州內薄弱”的B平臺。像康定中學初中部既是A平臺的遠端學校,吸收借鑒成都的優質教學資源,又是B平臺的前端學校,把本校優秀教師的課程視頻傳送給州內其他15所學校。

“要實現從‘內地的’到‘自己的’再到‘全州的’,網班教師的工作量比普通班教師多得多。一名青年教師跟著名師學3年,不僅能掌握學科重難點,更學來了名師的思想和精神。”在程遠友看來,遠程網絡教學大大縮短了青年教師的成長周期,只有貧困地區師資力量強了,才能真正改變孩子們的命運。



  • 上一篇: “同心·共鑄中國心”先心病篩查公益活動走進我州
  • 下一篇:十一屆四川省委第七輪巡視啟動 聚焦政府采購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

  • 本文地址: http://www.910259.tw/html/xw/dzyw/66519.html
  • (^ω^)MG富裕人生游戏网站 广东26选5开奖走势图 爱玩棋牌官方下载1756 欢乐麻将辅助破解版 九乐棋牌软件安卓 时时彩计划专业加强版 河北11选五任选结果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今天一定牛25号 贵州麻将平台代理 捕鱼大富翁官网 江苏快3官网 福建11选5走势一 九肖中特免费公开选料 下载陕西快乐10分钟助手 今日排列五预测最准确 甘肃兰州攒金麻将 博雅四川麻将